兰桂坊中文娱乐社区

全运会62年 一本中国体育的回忆录

    东京奥运会闭幕38天后,第十四届全运会圣火今晚在陕西西安奥体中心体育场点燃,在承载中国体育发展的62年历程中,这是全运会首次与奥运会同年举办。

    如果铺陈中国体育发展的坐标系,纵轴为奥运会节点,横轴就是全运会节点。和奥运节点所代表的中国体育上限相比,全运节点呈现的是更加全面、伴随时代旋律舞动起伏的中国体育最真实的样貌。

    1959年,新中国成立的第一个10年,以省(区、市)为单位参赛的各代表队云集北京,共同拉开首届全运会的序幕。

    对于百废待兴的国家,竞技体育是承载“外交”功能的绝佳载体,此前在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短暂亮相的中国需要更多契机,向全世界展示自立、自强的面貌,一批能“为国争光”的优秀运动员亟待发掘。同时,在推行“劳卫制”(准备劳动与卫国的体育制度)的年代,全运会的出现极大地提振民族精神,进一步提升了国民参与体育的热情。

    落笔之初,历史已经为全运会的脉络定下基调。此后,从“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到接轨“奥运争光”计划,从“共享全运”“节俭办赛”到“全运惠民,健康中国”,这项中国国内水平最高、规模最大的运动会始终在中国竞技体育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中,充当着“指挥棒”“风向标”的角色。

    1979年中国重返奥运大家庭,1983年第五届全运会肩具了备战洛杉矶奥运会的使命,从这届全运会开始,设项与奥运会竞赛项目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此后,全运会改革的步伐都紧跟着奥运的步调,小到吉祥物、计分方法,大到赛会定位和体育事业发展的顶层设计。

    为配合国家申办2000年奥运会,从1993年开始,实施奥运战略被纳入全运会乃至中国体育的发展进程中,自此之后的全运会均安排在奥运会后1年举办,以保证在全运会上出人才、亚运会上练人才,进而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1997年第八届全运会只设立了28个大项,除武术作为中国传统体育项目继续保留以外,其余均和奥运会接轨,为了调动各参赛单位的积极性,还将奥运会金牌带入全运会的金牌榜计算。

    逐渐调整与改进的体制起了作用,众多在全运会赛场崭露头角的选手成了中国体育的中坚力量,体操、射击、举重、乒羽、跳水等项目迅速发展成优势项目,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后备人才的不断涌现,让部分项目的国内竞争甚为激烈,堪称“全运会比奥运会还难打”。

    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中国代表团交出金牌总数第一的答卷,此后,中国体育开始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转变,全运会也肩负起激励群众体育发展的重任。2009年十一运会,50岁的全运会提出了“和谐中国、全民全运”的主题。对“全民”概念的践行在十三运会完成质变,赛事首次设立19项群众项目,马拉松爱好者运艳桥获得全运会历史上第一枚专属于群众的金牌。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为办赛带来挑战,但全运会对举办地群众体育事业发展的影响始终持续,这从本届全运会的主题“全民全运、同心同行”可见一斑。陕西省副省长、组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方光华表示,筹备全运会期间,陕西大力实施全运惠民“八大工程”,累计投入资金13.93亿元,建成710多个健身设施工程项目,重点推进40个全运惠民示范工程、46个重点工程,打造“15分钟健身圈”,建成一大批体育公园、健身步道、多功能健身场地,全省人均体育场地面积由2015年的1.07平方米增长到1.97平方米。先后组织“我要上全运”系列赛事活动近千场,参赛人数达41万人次,关注人数达500万人次。

    当体育借助全运会拉近了和群众的距离,人们的体育观念也逐渐转变,“唯金牌论”正淡出历史舞台。本届东京奥运会,疫情下无观众的无奈之举反倒激起互联网上的“强势围观”,新人抑或老将,摘金夺银抑或虽败犹荣,奥运健儿迅速成为“顶流”。而紧接着奥运举办的全运会,也为“奥运流量”提供了续航平台,率先开赛的跳水、射击等项目,因全红婵、杨倩等热门选手出现,已经频上热搜,收获空前关注。

    “大部分东京奥运会参赛运动员都将参加全运会。”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表示,包括奥运选手在内,本届全运会决赛期间共有1.2万余名运动员、6000余名代表团官员、4200余名技术官员参与比赛。参赛的既有31个省(区、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火车头体协、煤矿体协、前卫体协、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代表团,也有北京体育大学、天津体育学院、俱乐部等参赛单位,还有以个人身份参赛的运动员,“体育总局坚持开门办体育,鼓励社会各界积极参与体育事业发展和竞技体育竞争。”高志丹说。

    但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延期,意味着巴黎奥运会备战周期较以往缩短1年,本届全运会,奥运备战任务更加严峻。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司长刘国永表示,本届全运会共设54个大项595个小项,其中竞技比赛项目设35个大项410个小项,群众比赛项目设19个大项185个小项,“在项目设置上全面对接奥运会,在往届项目基础上,增设了东京和巴黎奥运会新增的滑板、攀岩、冲浪、街舞项目,提早布局巴黎奥运会备战,跳水、体操等优势项目增设小年龄组,为选拔奥运适龄人才打下基础。”

    落地陕西的十四运会是全运会首次在我国西部地区举办,这是东京奥运会后我国第一项综合性体育大赛,更是2022北京冬奥会前我国举办的规格和水平最高的体育赛事,恰如其分地处于历史交汇处,本届全运会中的传承与创新都将成为中国体育发展历程中被详叙的篇章。

    本报西安9月15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璇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9月16日 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