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性交片

安徽甲貝米業

聯系熱線

0554-4561187

finmanjoo.com

服務熱線:0554-4561187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動態 >> 反差!有人搶購大米 有人卻擔心糧食賣不出去
详细内容

反差!有人搶購大米 有人卻擔心糧食賣不出去

(原標題:這一糧食品種庫存降到底!有人搶購大米,有人卻擔心糧食賣不出去)

核心提示
  • 01消費者有自己的判斷邏輯,他們恐慌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下面四個地方,一個是庫存糧食真假問題,另一個是疫情期間從東北往湖北調糧,還有就是政府鼓勵雙季稻種植,最后一個是國際糧食安全問題,如果糧食無法運輸怎么辦。
  • 02市場關心的是口糧問題,大豆問題被隱蔽在口糧之后,政府有龐大的儲備可以平抑谷物價格,但是政府沒有建立大豆庫存,近期大豆庫存連創新低,大豆價格漲到5000元之上,令人想起2008年的瘋漲。
  • 03越來越多的媒體在報道,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關注糧食短缺問題,盡管媒體三番五次援引權威專家的說法,稱糧食絕對夠吃,消費者好像不大買賬。

4月6日,在深圳益田社區,一個老人從盒馬鮮生提了兩袋,測量體溫的工作人員對他說,退回去一袋吧,吃不完會生蟲。老人家身后,另一個老人正從超市往外拎了一袋米。

越來越多的媒體在報道,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關注糧食短缺問題,盡管媒體三番五次援引權威專家的說法,稱糧食絕對夠吃,消費者好像不大買賬。

4月2日,在深圳大米主要批發市場羅湖西貨場,性格開朗的江蘇老板吳曉琴,對一個來買米的朋友說,“你不要買三袋,你買一袋吧,要是吃完了漲價了我還按現在的價格賣給你。”

在深圳賣大米十年,吳曉琴作為業內人士的感知和普通民眾不同,她不看專家權威說法,她有自己的一套判斷方法,就是看價格,“糧食價格沒有漲,怎么會缺糧?”這么多年來,吳曉琴只要打過去電話,東北、江蘇就能把糧食發過來,糧食價格一直都很穩定。

市場關心的是口糧問題,問題被隱蔽在口糧之后,政府有龐大的儲備可以平抑谷物價格,但是政府沒有建立大豆庫存,近期大豆庫存連創新低,大豆價格漲到5000元之上,令人想起2008年的瘋漲。

反差

吳曉琴擔心的問題不是糧食不夠,而是糧食賣不出去。

“現在復工多了,量上來了一點,也就是原來的5成,年后銷量慘淡,是以前的3成左右。”吳曉琴,“我們走的渠道主要是學校工廠食堂,還有飯店,這些都還沒開業”。

e公司記者上周走訪了羅湖西貨場十余家商戶,都對網絡上傳的缺糧問題感覺不可思議,也看到有些地方消費者在屯糧,深圳只是零星出現,來買糧的居民在增加,遇到這些用戶,他們都會勸少買一些,東北大米運到南方保存環境不同,放一個月口感就開始下降。遇到堅持要多買的,吳曉琴就告訴對方不接受退貨。

羅湖西貨場在深圳相當于一級批發市場,他們會將糧食從到城市的各個角落,進入像福田農批市場等區域,再進入附近食堂、餐館消費者手中。

e公司記者走訪福田農批市場,這里和羅湖西貨場一樣冷清,銷量下降幅度相同,“你還用問嗎?看看門口都沒有人。”一個商家有些氣惱。餐館生意不好,糧商還要擔心貨款無法及時收回,出現倒閉跑路。

商家將銷量下滑的原因,歸咎于深圳人還在老家沒來,餐館等都沒放開,可能內地省份銷量有所上升。

不過還有一種說法,是人們外出餐館吃飯,比在家里吃飯要節省大概30%,如果這種說法成立,那銷量下滑的部分,可能永遠彌補不上來了,如果全國加在一起,這是個很龐大的數字,將會增加庫存數量。

不過社會共同關注,也讓市場發生了一些變化,吳曉琴關注到產區農民惜售,價格出現微漲,她估計半個月后會傳導到終端市場。

近期有消息稱,山東最大的面粉加工企業山東發達面粉集團收購價格再次上漲,發達棗莊分公司A類小麥報價1.225元每斤。山東發達面粉集團工作人員稱,這個價格是略有上漲,但是漲幅不大,最近市場行情有所好轉,銷量下降30%。

河南思豐粉業有限公司工作人員稱,這個小麥收購價格并不算漲,目前是去年小麥快要用完,新小麥快要下來的時節,往年這時候價格可以到1.3元/斤。河南思豐的主要市場是南方城市,銷量腰斬。

在糧食主產區,黑龍江錦稻農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員表示,現在他們收上來的稻谷還沒有開始賣,“糧食不可能缺。”

信任問題

權威部門稱糧食不缺,有兩個數字支持。

一個是世界的,2019至2020年度世界谷物總供給量進一步預計為34.67億噸,總需求量26.71億噸,期末庫存7.97億噸。

一個是中國的,2019年我國糧食總產量6.64億噸,今年豐收在望,早稻種植面積擴大,我國口糧年均消費量為2億多噸,2019年我國小麥、玉米、大米三大主糧庫存結余2.8億多噸,完全可以實現自給自足,不進口也不會導致國內糧食供給短缺。我國糧食進口主要以大豆、粗糧等飼料糧為主,進口的大米、小麥分別只占國內消費總量1%和2%。

也就是說,全球糧食不缺,中國糧食不缺。

盡管政府不停的說糧食不缺,但是缺糧的輿論卻越刮越大,資本市場持續炒作以金健米業為首的糧食概念股,金健米業連續多日大漲,半個月漲幅一倍半,多個農業股跟漲。

消費者有自己的判斷邏輯,他們恐慌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下面四個地方,一個是庫存糧食真假問題,另一個是疫情期間從東北往湖北調糧,還有就是政府鼓勵雙季稻種植,最后一個是國際糧食安全問題,如果糧食無法運輸怎么辦。

糧食庫存真假問題很難說清楚,不可能一個一個稱重量,但是市場有很簡單的衡量標準,那就是庫存輪換。

要想弄明白這個問題,先要了解中國的糧食流轉方式,中國商品糧流轉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途徑,一個是社會途徑,一個是政府途徑,社會途徑主要是通過糧油企業,他們從農戶手中收購或者實行訂單農業,包裝成品牌賣給農戶,這類公司建立的庫存叫社會庫存,庫存量基本上都只夠當年使用,或者不夠一年使用,如果不夠的話,可以從政府庫存里拍賣。這時候政府庫存的烘干糧水分也有所提高。

政府庫存主要可以分為,中央儲備糧、國家臨時存儲糧(含最低收購價糧、國家臨時儲存糧和國家臨儲進口糧)、國家一次性儲備糧、 地方儲備糧(含省、市、縣三級儲備糧)。中央儲備糧包括的品種有小麥、稻谷、玉米、大豆,儲備的植物油包括豆油、菜籽油和少量葵花籽油。

中央儲備和地方儲備沒有隸屬關系,各管各的。產區和銷區地方政府庫存的要求不同,其中產區庫存要滿足三個月所需,銷區庫存要滿足半年所需。如果地方出現問題,會動用地方政府儲備,基本不會動用中央儲備糧和國家臨時存儲量,國儲糧決定權在國務院,全國或者部分地區糧食明顯供不應求或者市場價格異常波動也可以投入國儲糧。

政府庫存有最基本的庫存要求,但是糧食有保存周期,所以各種政府庫存都要拍賣,將儲存超過兩三年的谷物投放到市場上,再入庫新糧,使得庫存一直保持良好狀態。也有些地方會拍賣時間很久的糧食,價格就低很多,只能做飼料。

庫存輪換,就是很簡單的判斷庫存真假的標準。如果造假的話,就拿不出足夠數量糧食進行拍賣。從歷年拍賣上看,從來沒有不充裕的時候,有些地方拿出進口糧進行拍賣,這些進口糧價格低,補庫存相對容易。

有媒體報道,黑龍江贈送3000噸大米馳援孝感,以此說明湖北庫存不足。這些糧食其實是慈善支援,在整體消費量中占比很小。馳援和當地庫存無關。

政府鼓勵雙季稻種植,特別是早秈稻,的確有些反常,早秈稻經濟效益不佳,種植面積從2008年之后就一直下滑。有些地方政府還要求將荒地種回來,比如湖南就投入兩億元刺激糧食生產,將林地改成耕地。這都被當做缺糧的證據。

記者采訪的一位業內人士認為,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很多工人回到老家,這次出臺類似政策,主要是為了穩就業,吸納多一點勞動力,要提高產量,從早秈稻著手的意義不大。早秈稻年產量不到3000萬噸,在2億多噸的稻谷產量中占比不高。

海外

在四大因素中,海外的不確定性被反復放大。

對糧食短缺的話題炒作持續發熱,從蝗蟲危機就開始了。從越南到俄羅斯,不少國家都在出臺糧食出口限制政策,巴西還因為港口工人罷工問題,讓我國大豆供給受到影響。疫情放大了不確定性,也放大了恐慌情緒。

著名種業專家劉石判斷,疫情對農業影響有限,主要是因為農業非常封閉,可以自我循環,農業的農機化肥農藥種子都是本國制造,不依賴國際市場。不像其他行業缺少幾個零部件就無法生產。

一些小國家之所以緊張限制出口,不是怕本國不夠,而是由于囤積居奇想拉高。

他認為,未來不會出現全球性的糧食危機,只有個別地區,個別家庭可能會出現危機,這是由于分配導致。比如因為疫情有些沒有積累的家庭沒錢買糧食,有些欠發達區域欠收。

今年中國氣候可能會異常,但是氣候問題很少會導致整體糧食減產,媒體會集中報道出問題的地方,很少報道豐收的地方,比如澇災,歷史上澇災嚴重的年份都是增產的,中國農業怕旱不怕澇。

至于因為戰略遏制而停止運量,這種情況非常罕見,美蘇爭霸時曾在很短的時間出現過,而且留下的名聲非常不好,遭遇全世界的譴責。劉石認為,現在全球各國的矛盾遠遠達不到要用糧食來進行遏制的程度。

口糧沒有問題,即使出現極端情況,飼料糧出現短缺,國人也可以通過調整飲食結構、減少糧食浪費的方式解決,可以減少肉蛋白的攝入量,增加雞肉雞蛋等轉化率比較高的肉食,減少豬肉攝入。

整體來講,全球生產量超過消費量,還有很大空間沒有利用,比如巴西的儲備耕地可以達到20-30億畝,中國也撂荒了很多耕地,過去撂荒是經濟效益不行,如果價格有所提高,為了保證供應,糧食產量可以很快恢復。

2000年前,全球糧食年結余1000萬噸,20年時間,糧食產量從17億噸增加到27億噸,年結余達到1億噸。

發熱

目前市場已有所波動。

廣東華南交易中心搜集數據顯示,東莞常平鐵路貨場的雜交米(江蘇)目前成交價為3560-3760元/噸,周環比漲60元/噸,粳米(東北)4080-4280元/噸,周環比漲180元/噸,優質米(湘贛粵)4500-4700元/噸,周環比漲40元/噸。巴基斯坦大米(5%破碎)3640元/噸,周環比漲40元/噸,泰國大米(5%破碎)3860元/噸,周環比漲100元/噸,越南5451大米4700元/噸,周環比漲300元/噸,緬甸白米(5%破碎)3640元/噸,周環比漲240元/噸。

中央儲備糧4月7日拍賣,成交率大幅提高,玉米百分百成交,稻谷大部分地區也是百分百成交,小麥也是大部地區百分百成交。

據國家糧油信息中心數據顯示,泰國5%破碎大米FOB報價周環比漲62美元/噸,至564美元/噸,為2013年4月份以來最高水平。

廣東華南糧食交易中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稱,市場情緒主要還要看交易價格和成交率。

上周,華南糧食交易中心數據顯示,其覆蓋區域儲備糧庫競價采購小麥6127噸,成交6127噸,成交率100%,成交均價2512.36元/噸。競價采購大米3500噸,成交3500噸,成交率100%,成交均價3807.14元/噸。競價采購玉米1.55萬噸,全部未能成交。這主要是因為玉米價格上漲,儲備糧庫報價太低。據了解現在山東區域玉米成交價已超過2000元/噸。

上周,華南糧食交易中心競價銷售稻谷6.23萬噸,成交3.7萬噸,成交率59.32%,成交均價2088.73元/噸。競價銷售小麥5.43萬噸,成交2.53萬噸,成交率46.59%,成交均價2341.65元/噸。

儲備糧庫從市場收糧比較容易,但是往外賣糧食的成交率并不高。不過收糧的數量,要遠遠低于賣糧的數量。而且其拍賣價格都是以底價成交,顯示出糧商心態頗穩。

近期不停有國庫糧食對外交易,其中北京糧食交易中心要進行20萬噸小麥的拍賣,山東儲備糧將要投入16萬噸小麥進行拍賣。

總體判斷,國際糧價上漲短期內是大概率事件,同時會一定程度上傳遞至國內市場,但目前來看難以構成長期趨勢。廣東華南糧食交易中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稱,疫情期間交易中心每天都監測市場信息,消費市場基本沒有出現過短缺,局部地區有恐慌導致的搶購現象,但一兩天后就平息,2月份國內糧食市場從開始擔心供應到擔心銷售只用了大約半個月時間。此后地方儲備糧的銷售交易活躍度下降,成交場次也多以底價成交,競價積極性低。

依賴度

中國谷物進口量的確占比不大,中國完全有能力掌控水稻和小麥。

國科農研院專家統計,現在四大糧(水稻、小麥、玉米、大豆)儲備庫存為3.54億噸,稻谷庫存為1.85億噸,小麥庫存為9340萬噸,玉米庫存為7377萬噸,還有大豆庫存為230萬噸,今年糧食產量為6.64億噸,將會有10億噸糧食,所以中國糧食遠遠夠吃。

中國去年進口三大谷物1082萬噸,出口308.7萬噸,對外依賴度并不高。從需求上看,中國玉米去年缺口是1318萬噸,大豆缺口是8900萬噸,而小麥和水稻分別過剩1350萬噸和1401萬噸。所以水稻和小麥完全不是問題。

近年我國大米進口量明顯下降,從2017年突破400萬噸的高位回落至2019年的255萬噸,因為進口價格從3129元/噸上漲至3508元/噸。中國進口大米從來就不是因為缺,而是因為性價比,中國需要進口一些優質大米小麥,當然還有價格質量低的越南米,越南米在中國的競爭對手主要是早秈稻。

今年中國計劃進口小麥的配額是963萬噸,玉米為720萬噸,大米532萬噸,和以前沒有變化,歷史上配額也沒有用完。

問題在玉米和大豆,尤其是大豆。

目前玉米產量低于需求量1318萬噸,但是庫存大,完全可以支撐下來,玉米庫存曾經高達2.3億噸,但是高庫存成本高,也沒有必要。庫存放一段時間,往往價格還要跌很多,根據廣東華南糧食交易中心數據,近年小麥新舊糧輪換價差普遍達到了400-500元/噸以上。除了小麥,早稻更是難題,政府高價收購,然后一噸虧損數百元賣出。政府最近幾年的政策著力點是降低庫存,目前玉米庫存已趨向合理。

政府對外公布的谷物自主可控能力達到98%,但是谷物不包括大豆。

大豆對外依存度是83%,去年中國進口大豆8851萬噸,全球大豆出口的64%運到了中國,所以中國需求一定是非常會集中,無法通過多元化分散風險。大豆產量不高,黑龍江畝產320-330斤,其他區域230-250斤,平均畝產280斤左右,如果這些大豆都在中國種植,大概需要6億多畝耕地,而我國目前玉米種植6億多畝,水稻種植為4億多畝。

所以有一種說法,如果將產量換算成需要耕作的面積,中國糧食的對外依賴超過兩成。


關鍵是,現在大豆庫存所剩無幾,據張鑫統計,只有230萬噸,按照現在的消費量,大概夠用一周時間。東北區域大豆價格出現飆漲,目前現貨價格超過5000元/噸,張鑫表示,市場上已經沒有什么大豆。

大豆安全很早就為眾人關注,但將6億畝耕地搬回中國,一個是難度大,另外一個是沒有必要,中國在大豆種植上沒有成本優勢。東北目前在大規模補貼大豆,畝補貼可以達到580元,種植大豆積極性提高,但是這勢必會擠壓玉米產量,這就是蹺蹺板游戲。

2015年,中國供給側改革也涉及農業,農業開始從要求增產,開始調整結構,玉米種植面積減少1000多萬畝,今年政策出現大的變化,開始三穩,穩政策,穩面積、穩產量,想要穩面積和產量,政府就要保護種糧積極性,穩定糧食價格預期。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554-4661187
15505007000
客服一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